为同志做HIV检测者:有人得知阳性当场昏死10分钟_武汉动态网
为同志做HIV检测者:有人得知阳性当场昏死10分钟
分类:新闻资讯 热度:

  原标题:我为同志做HIV检测 | 口述

  20分钟之后,当我和他说“你的结果是阳性”的时候,那个人的虚汗滴滴答答往下流,突然虚脱休克,倒在地上,没有知觉。我掐着他的人中,整整10分钟,他才醒过来。我摸了摸他的脸,很苍白。

2017年12月1日,呼和浩特市玉泉区石头巷小学学生用蜡烛点亮红丝带,纪念世界艾滋病日。图片来自视觉中国

  2017年12月1日,呼和浩特市玉泉区石头巷小学学生用蜡烛点亮红丝带,纪念世界艾滋病日。图片来自视觉中国

  文|新京报记者吴靖 实习生张紫璇 杨林鑫

  今年是世界艾滋病日30周年,距离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提出2030年终结艾滋病的愿景,还有13年时间。

  2014年,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提出,2020年将力争实现三个90%的防治目标:90%的感染者知道自己的感染状况,90%已经诊断的感染者接受抗病毒治疗,90%接受抗病毒治疗的感染者病毒得到抑制。

  然而在中国,第一个“90%”这个初级目标还未实现。

  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进行HIV的检测,HIV诊断的方法以抗体检测为主,分为初筛检测和确认检测两个内容。初筛检测在疾控中心、三甲医院和非政府公益组织都是免费的。

  2017年1-10月北京市疾控中心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北京市新报告HIV感染者及病人3053例,其中异性传播758例,仅占总数的不到四分之一,占大多数的是男男同性传播,共2208例,占总数的72.32%。

  《2015年BLued大数据白皮书》指出,在经济越发达、人口越集中、社会包容度越高的地区,如东部沿海和北上广深都市圈,“同志”人群也相对越集中。

  此次艾滋病日前夕,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找到了3位在公益机构做同志HIV检测的人,聊一聊他们和被检测者之间的故事。

电影《最爱》截图。电影讲述了一个有关艾滋病和爱情的故事。图片来自网络

电影《最爱》截图。电影讲述了一个有关艾滋病和爱情的故事。图片来自网络

  马跃:HIV检测员,护士从业者,26岁

  我每周都送人去疾控中心

  我做这份工作1年半了,周一到周五、9:30-18:30上班。

  这是我第4份工作,我学的专业是护士,之前在家乡做男护士。我也考过会计证、社工证,也在医疗器械供应商那边打工,从毕业到现在已经5年多了。

  我做同志群体的HIV检测员,能体会到他们平时受到的一些冷眼和歧视,我的同志身份也能让这些来检测的同志们得到归属感。

  我的任务就是每天接触这些来访者,给他们提供一些咨询和检测的工作。按照流程来说,一个人需要20分钟时间,10分钟聊天,10分钟等待检测结果。多的话一天能接待20多个人,少的话一天有8个人左右。

  工作这1年半,我就记住了一个感染者,就是第一个来检测的人。

  去年5月份,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来检测,一起工作的朋友陪他来的,是互相知道对方身份的那种人,来的第一句话是,“我可能会感染,我觉得我的身体不舒服”。

  其实,会有一些大体相似的症状。有的人可能会出现腹泻、发烧或者是皮疹,有的人可能会觉得这段时间精神状态不佳。这个人有段时间身体一直出现各种不适,然后才过来。

  检测的时候我们会把结果放在手边的抽屉里,不让他们看见,15分钟出结果,但是5分钟可以看到大体的结果了,和孕检试纸差不多,两条线就是怀孕,我眼睛一瞥,就发现不一样,他当时测出来也是两条线,阳性结果。

  我看到结果第一反应是,心里一惊,该怎么和他说,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经验。我就尽量控制了我的表情,尽量让自己镇静下来问他,“你之前有没有接触过感染艾滋的同性啊?”他说,“我不太记得了”,然后慢慢诱导他,告诉他艾滋病是什么,不会影响你的生活工作。说了好多之后,我才把有结果的托盘拿上桌子,告诉他“你的结果有一些异常,可能是阳性”。

  一般当我告诉好多人阳性结果的时候,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呆住,在那个时间段思维都是空的。

上一篇:美拍谈小学生露体直播:本月9日关未成年用户权限 下一篇:南海舰队老兵退伍 妻子码头拉横幅:欢迎老公回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